嘉能可创始人逃亡瑞士20年后现身

在一片喧嚣声中,全球最大的大宗商品贸易公司嘉能可(Glencore)终于在上周上市,看上去这家公司似乎从上到下都一心想与其创始人、名誉扫地的前逃 亡犯马克·里奇(Marc Rich)撇清关系。嘉能可的IPO招股说明书厚达1,637页,但该公司的原名——马克-里奇公司(Marc Rich & Co)仅提到三次。在这家新上市公司网站上搜索里奇这个名字所得到的结果为零。

Clare O’Connor

那些已成为亿万富翁的嘉能可公司高管急切希望避免人们联想到里奇,这倒并不令人感到震惊。里奇被指控在1980年代伊朗人质危机期间与伊朗进行非法原油交 易,而且逃税4,800多万美元,这使他成为众所周知的“名人”。他于1983年逃亡到瑞士,而且自此以后从未返回美国——尽管他在2001年得到当时的 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的赦免。马克-里奇公司于1994年由他出售给公司高级管理层,管理层把公司更名为嘉能可。之后里奇便远离了人们的视线范围,而鉴于 缺乏信息和相关证据——《福布斯》将他在2010年全球富豪榜上除了名。

曾是里奇下属的嘉能可高管或许很不乐意得知这位背负骂名的交易商将再次成为媒体头版新闻人物,尽管该公司的IPO已尘埃落定。好莱坞金牌制作人、创想娱乐 影视公司(Imagine Entertainment)联合创始人布莱恩·葛瑞泽(Brian Grazer)和罗恩·霍华德(Ron Howard)计划根据瑞士记者丹尼尔·阿曼(Daniel Ammann)于2009年写的《石油之王:马克·里奇的秘密生活》(The King of Oil: The Secret Lives of Marc Rich)一书,把里奇的一连串经历拍成电影。里奇已近20年没有接受媒体采访,而阿曼获得了面对面采访里奇总计60小时的机会。创想娱乐和阿曼之间尚未 达成合作的最终协议,但人们普遍认为几个星期之后他们便会达成合作协议。

虽然嘉能可竭其所能地淡化与里奇的关系,但这位前逃犯则无法抗拒地在嘉能可上市前发表他的个人意见。今年早些时候,里奇再次坐下来接受阿曼为瑞士《国际周 报》(Die Weltwoche)进行的采访——这是他几十年来首次接受报纸采访。那次采访正值克林顿赦免里奇10周年,采访期间的问题和回答由阿曼提供给我们,本文 后面附有经翻译的问答摘要。在采访中,里奇表示,如果他仍然拥有选择权的话,他会维持嘉能可的私人持股公司状态。对于阿曼来说,他这个立场毫不奇怪。

“我在我的那本书中写道,里奇主要是通过从伊朗购买石油并将石油销售给其宿敌以色列而发迹致富的,所有关联方都清楚这些,”阿曼告诉《福布斯》说,“而对于一家上市公司来说,这样的交易就不会——而且将来也不会——成为可能。”

里奇对嘉能可上市之后身价达数十亿美元的首席执行官伊万·格拉森博格(Ivan Glasenberg)褒誉有加,称他“英明卓越”——他还说自己打算购买嘉能可股票。他还告诉阿曼,总体而言,他在麦道夫基金方面的投资赚到了钱,而且 ——尽管想念纽约——但他不会返回美国,因为他担心美国联邦调查人员会“想出其他法子再次攻击[他]。”现年76岁的里奇还对有关他身体变差的传言嗤之以 鼻,并告诉阿曼说:“有关我去世的报道完全是无稽之谈。”

马克·里奇——有关嘉能可

问:你在1993年将公司卖给管理层,他们将公司改名为嘉能可。你的继任者现在是否做得非常出色?

答:嘉能可是一家管理非常杰出的公司。它是行业中最好的公司。

问:你觉得嘉能可首席执行官伊万·格拉森博格如何?

答:伊万·格拉森博格是一个才能卓越的领导者。我在1984年聘用了他,让他担任初级交易员。他曾在公司的南非煤炭部工作。我从一开始就非常喜欢他。他很聪明,分析能力很强,也很勤奋,而且他的业绩表现令人印象深刻。毫无疑问,他是公司里的得力干将。

问:嘉能可上市是否是个好主意?

答:我们将拭目以待。

问:如果格拉森博格问你:‘马克,我们是否应该公开上市呢?’你会怎么回答?

答:我会表示赞同,是的。他们可能别无选择。如今公司需要透明度。无可否认,上市之后公司行动将会受到限制,但他们只是必需适应一种新的发展策略。

问:如果你仍是老板的话,你会让公司公开上市吗?

答:就个人而言,我宁愿不上市。

问:为什么不呢?

答:不是上市公司的话,公司运营就更为方便。作为一家私人持股公司,你不必向外界公开信息。在大宗商品行业里,保密是获得成功的重要因素。我们乐意继续成为非上市公司而保持隐秘。这是一大商业优势。而且我想,这样我们的合作伙伴也会感觉好些。

问:那么嘉能可公开上市的目的是什么呢?

A:我认为,嘉能可公开上市主要有两大原因:公司可以获得更多的资金。这是为你的企业及其增长筹措资金的一种途径。而且:你会拥有更多流通股。这样你离开 公司并套现所持有的公司股票就比较容易。对于公司高层管理人员来说,公开上市或许还可能是一个退出策略。在美好时期“急流勇退”总是一件好事。

问:你会买嘉能可股票吗?

答:会。嘉能可公司的人力资源非常出色。

问:多滑稽可笑啊,多年前你卖掉了你的公司,而现在你购买它的股票。

答:你看,我这个人做事很灵活的。

有关麦道夫

问:麦道夫的庞氏计划怎么可能发生的呢?

A:当我听说麦道夫庞氏骗局的时候,我非常吃惊。我现在还感到惊讶。

问:你是麦道夫基金的投资者之一。你当初为什么信任他呢?

答:我的商业合作伙伴亚历克·哈克尔(Alec Hackel)曾特地去纽约拜访麦道夫。亚历克回来时给了我一份非常积极肯定的报告,并表示麦道夫给他留下了一个很好的印象。然后,我们就投资麦道夫基 金。但是,大约在麦道夫庞氏骗局东窗事发前三个月,我感觉我应该撤出投资,于是我们撤出了全部投资。

问:你当时为什么有这种感觉?

答:我只是有这种感觉。我派遣我的一些顾问去见麦道夫,并对他的商业模式进行检查。他们回来告诉我说:‘我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他们不让我们获得足够的信息。他们的投资业绩好得令人难以置信。’于是这提醒我们,撤资的时候到了。总的来说,这项投资获得了不错的回报。

问:你在麦道夫基金上亏损了1,000万至1,500万美元。

答:这笔亏损源自一笔间接投资。整体而言,我们是赚到钱的。

问:在撤资之前你投资了多少资金?

答:那时我对此投资组合进行积极管理,其中的投资资金有时较多,有时则较少。在高峰时期,投资资金高达八九千万美元。

问:你是否对麦道夫进行了起诉?

答:没有,有什么意义呢?

问:为了拿回他欠你的投资资金。

答:没有机会能拿回任何数额的资金。

问:为什么富有经验的投资者会信任他呢?

A:表面上看他是一位非常成功的人士,他是犹太人,人们对他比较放心。或许贪婪在其中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有些人被每年30%的回报率所蒙蔽。

有关他的获赦

问:整整10年前,比尔·克林顿总统赦免了你。这对你的生活有何影响?

答:这让我感觉自由了。我可以旅行,我可以迁移。在获得赦免之前,我必须非常小心,避免被美国联邦调查人员抓到。我可以向你保证:那时我非常小心。

问:赦免是值得的吗?

答:当然,你为什么会这样问?

问:在某种程度上,这可能会适得其反。你又重新成为媒体头版新闻中非常负面的人物——你是美国历史上最大的逃税者,还是与伊朗进行非法交易的一个叛国者。

答:这并不令我感到不安。

问:自获得赦免以来,你可曾返回美国?

答:没有,而且我也不打算返回美国。

问:为什么不呢?

A:我担心他们会想出其他法子来再次攻击我。

问:你想回到美国吗?

答:如果没有这个麻烦的话,我肯定希望返回美国。我很想念纽约。我喜欢美国,我也喜欢美国人。然而,美国的政治和法律体制很容易做出过度反应。

有关美国总统奥巴马

问:两年前,你对巴拉克·奥巴马总统寄予厚望。如今你对他的评价如何呢?

答:乔治·布什是一个非常糟糕的美国总统。伊拉克战争是一个很大的错误。美国需要进行一场政治改革。我原本期望奥巴马能成为一位好总统,但我现在很失望。他做得并不好。

问:奥巴马总统本应在哪些方面做得更好些?

答:几乎所有方面。他给我们太多耗费巨资而又无法获得资金的空头承诺。美国不能再入不敷出地消费了。

有关他的健康状况

“有关我过世的报道纯属无稽之谈。”

Source: http://www.forbeschina.com/review/201105/0009593.shtml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